聖尊 蓮生活佛 主持西雅圖雷藏寺「觀世音菩薩本尊法同修」暨《道果》第250講

 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:敬禮了鳴和尚、敬禮薩迦證空上師、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、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,我們敬禮壇城三寶,敬禮今天的同修本尊,南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。

  師母,丹增嘉措、各位上師、教授師、法師、講師、助教、堂主,以及各位同門,還有網路上的同門。今天與會的貴賓是: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、法國大弘出版社社長范秀姬師姐、莊竣耀醫師。

  大家晚安大家好,先報告一件事情。世界「真佛報」台灣總社自從去年十一月開始承接總社的業務,到今天已經屆滿周年,感謝這一年來各界大德善信讀者,對於真佛報的愛護與支持,在滿周年之際,真佛報分享成果,正式推出「行動網站」回饋讀者,歡迎舊雨新知登入閱覽,給予真佛報的支持與鼓勵,希望我們的努力能符合普羅大眾之需求,發揮媒體的功能,將根本上師的法教、精神、願力,即時有效無私的傳送到世界每一個角落,傳達到每一個人的心中,世界「真佛報」總社敬邀。

  正式推出行動網站,這是誰打的字?哪一位?真佛報有人在這裡嗎?蓮歐上師傳過來的,因為本人不懂網路,但是它有行動網站,網站就是網站,難道它還會行走嗎?我是不懂網路,什麼叫做「行動網站」?難道會移來移去嗎?還是到哪裡你都可以看的到,喔,到哪裡都可以看到「真佛報」。我對於網路比較不清楚,我個人是原始人,我沒有電腦也沒有平板也沒有手機,到現在為止也不知道什麼叫做上網。

科技迅速 一機在手 無往不利

  我有看過人家怎麼上網,一個像是羅盤的標誌,按一下就可以上網是不是?有一個羅盤的,像指南針的東西,只要按一下就可以上網,當然這是很好用。到了有一天,上飛機的時候,也用手機刷一下;到哪裡去領錢也是用手機刷一下;到銀行也是從手機裡面按一下,要領錢也是從手機按一下;要做什麼事情都從手機按一下的時候,那時候我在想,我到底要怎麼活。我一直在想說,哎呀糟糕,如果上飛機也是用手機這樣刷一下的話,那我沒有手機我怎麼辦,那個時候飛機票如果變成都通通放在手機裡面,我不知道怎麼活,這是一個問題。

  這是要怪蓮訶上師,好多年前我問他:「蓮訶上師啊,我要不要學電腦?」蓮訶說:「師尊你不用學電腦,我們會,我們幫助你就好。」上飛機沒有什麼幫助的,要領錢也不能說別人幫助啊,要存錢領錢坐車買票,怎麼樣子,幸好再活也不過是幾年而已,唯一最重要的一件事,要到西方極樂世界不用手機就好了,到西方極樂世界還要用手機刷一下這樣,科技實在是真的不得了的。

  我剛剛看了白衣觀世音菩薩,這不像是人畫出來的,好像也是用電腦製作出來的,這張觀世音菩薩是哪一位做出來的?你弟弟用手畫的,用手在電腦上畫的,還是用電腦!我看這觀世音菩薩用手畫的,真的是很不簡單,我聽說現在很多畫家畫畫也是用電腦去畫,我雖然也畫畫,但我不懂得電腦,所以我真的是用手畫的,他們用電腦,也可以用組合的方式。另外還有一種就是說,用電腦寫作,聽說速度也很快,用電腦打字寫作,或用嘴巴講文字就一直出來,這寫作也很快。但是到現在你看,師尊每天早上還要拿著筆,還要寫在紙上,一個字一個字在那邊畫,人家已經用念的,就是在電腦面前念一念,它就自動一直出來。真的是慢了,我寫作真的是比較慢一點,還是用筆每天早上一個字一個字這樣寫出來,速度很慢,人家用念的,有了錯誤就可以用電腦馬上就改,師尊不是啊,有了錯字還要畫圈起來,然後再寫在旁邊,還是用老方法。

  科學很進步,這些好像是以前都想不到的事情,好像視訊,我覺得也是想不到的事情,好像在這裡視訊,在世界各國就可以馬上在手機裡面顯示出來,然後跟你直接對話,距離那麼遠,就可以這樣對話,還可以看到本人,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的。甚至已經過世的人,都可以用組合的方法,把他生前的樣子組合然後展現在舞台上面,他已經過往了也能夠展現出來,這是觀世音菩薩以前沒有想到的。觀世音菩薩千處祈求千處現,祂可以顯現出來,現在的科技也是一樣,你就是在很遠的地方,你要看某一個人,這個人就可以在手機上顯現出來。

觀世音菩薩 千百億化身 千處祈求千處應

  這就是以前菩薩的神通也是這個樣子,所以以後說不定人可以千百億化身,觀世音菩薩是千百億化身,祂化身有多少,在《普門品》裡面有《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》,觀世音菩薩有三十二種的化身,因應眾生的需要而現身說法,祂可以化身為佛、辟支佛、聲聞、梵王、帝釋、自在天、大自在天、天大將軍、毗沙門、小王、長者、居士、宰官、婆羅門、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、婦女、童男、童女、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達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、人、非人、執金剛神等等,祂可以變化很多的,祂應什麼人的要求,祂就變化成為什麼。

  所以觀世音菩薩是跟眾生最有緣的一尊菩薩,阿彌陀佛跟觀世音菩薩,跟娑婆世界的眾生是最有緣。我們學佛的人見到面都念阿彌陀佛,不然就是念南摩觀世音菩薩,我們在台灣的時候,那時候家家戶戶大部分都有供養觀世音菩薩,祂救的眾生是最多的,我聽說越南撤退的那時候,很多人從西貢到海邊,那個海邊叫頭頓,南越就在頭頓坐船離開海邊,就變成難民到世界各地去,很多人講說他們曾經在海上漂流的時候,全船的人都念南摩觀世音菩薩,因為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,那時候也有很多人念南摩觀世音菩薩,觀世音菩薩也顯現很多的神通力量,也救了很多那時候越南的難民。

  菩薩慈悲,我母親經常念的經就是《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》,她每天一定要念《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》,我們真佛宗也是一樣,師尊第一個拿到的經典就是「高王觀世音經」,是玉皇宮的釋慧靈法師,她給我的經典,就是《高王觀世音經》。我打開《高王觀世音經》以後,就常常念《高王觀世音經》,唸到今天我還是教大家念《高王觀世音經》,所以現在有千千萬萬的人在唸《高王觀世音經》。師尊到現在持誦《高王觀世音經》,到今天為止,沒有一天沒有念的,我從來不記說要念滿一千遍,我是不管有沒有一千遍,我是天天念《高王觀世音經》,祈求觀世音菩薩,也是當成最親近的菩薩。

  那我母親本身,據我的觀察,很早以前她是觀世音菩薩的太平鳥轉世,後來她修觀世音菩薩,我親自看到她坐上阿彌陀佛的法座,在我眼前消失不見,我帶著我的母親飛過了刀山跟劍樹,這是我自己親自體會的。我的母親可能還是有一點業障,所以我帶著她飛過刀山跟劍樹離開三惡道,然後一直往前飛,把她送到一個地方,但我母親在臨終的時候,我把她送到的地方已經是在天上了,但是在天上的時候,她還是一直找找找什麼,找她的錢。我母親晚年的時候,她投資人工水晶的製造,差不多花了二千萬台幣去投資,但是人工水晶始終沒有做好,她的二千萬拿不回來;另外她的錢也給我妹妹借走了不少,所以她到了雲上面,她還是念念不忘她的二千萬,還是在找她的二千萬。

  結果還是阿彌陀佛很慈悲的,祂坐著寶座出現,我是親眼看到的,阿彌陀佛坐著寶座出現,問我母親:「你在找什麼?」我母親回答:「我在找我的錢。」阿彌陀佛就跟她講:「你看我寶座上的鑽石,每一顆都非常大。」祂的黃金寶座上面全部鑲鑽,「我這個黃金寶座跟鑽石,比你的錢多還是少?」我母親回答:「多,我的錢少,阿彌陀佛的寶座的鑽石一顆就抵得上我的那些錢很多了。」阿彌陀佛就講說:「好,那我這個寶座給你,我下來,我這個寶座給你。」我媽媽就坐上那個寶座,這個寶座是我的,慢慢她就消失掉,我母親就到南海洛迦山觀世音菩薩的淨土,我母親是這樣子走的,我親眼看到的,在佛菩薩面前我不敢妄語。我眼睛閉著,一直看著我母親怎麼走的,在天上做什麼,然後阿彌陀佛出現接引,一直到普陀洛迦山,她現在已經是觀世音菩薩了,所以菩薩很會顯化,我這個故事當然是講過了,重新再講也有很多人沒有聽過。

  事實上就是這樣子,當然師尊對錢有沒有執著?我對錢還是有執著,不是沒有。什麼執著呢?我的人只會存錢不會花錢,問題是我一向都是只有存錢沒有花錢,將來我會不會對這些錢執迷不忘,不會。我講過,將來師尊存的錢,只做一樣善事,就是有疾病的人到醫院去,他身上沒有錢可以付醫藥費,我要跟醫院signing a contract,做合約,將來我存的錢,從裡面拿出來,只做這一件事,專門付給沒有錢但是他有疾病在醫院付不出醫藥費的,這些人可以申請。我的好像是一個基金會,可以申請我這個基金會的錢,然後幫他們付醫藥費,為什麼我要做這一件事情?因為人有病最苦,有了病身心都受到挫折,很嚴重的,身心皆被摧殘,如果有錢還可以住好一點,用好的針藥,找好的醫生,那些沒有錢付醫藥費的,師尊幫他付。就找幾個醫院簽合同,就由師尊的銀行account裡面,把錢提出來去幫助他們,我是想做這樣子的事情,那是我跟師母商量好的,我也講過了。

體會人生病業最苦 老病相隨最苦

  因為師尊體會到一件事,人生最苦,真的是病最苦,有時候一個好好的家庭,因為病的折磨,這個家庭就沒了,一個好好的人,因為病的來臨,他就沒了。所以大家要好好注意自己身體的健康,有了身體的健康,你才能夠修行,否則在病榻上面如何修密法,整套的密法,有的時候神智已經不清了,有時候病痛已經在他身上,他也沒有力量去修了,所以身體健康第一重要。但是年老的人,老跟病始終是接在一起的,本來很健康的身體,但是你年紀大了,病自然會來,老跟病是接在一起的,這個也是很可怕,所以老也是苦。

  以前我年輕的時候很會玩單槓雙槓雙環,有一次我還以為我自己很年輕,上了雙槓,結果發覺手會顫抖,手已經開始顫抖,我覺得不好,因為幾年沒有玩雙槓了,上去的時候想要搖,都感覺到一搖可能會掉下來,所以不太敢搖。以前我雙槓是很多姿勢的,我可以從旁邊一撐,從旁邊跳下來,二隻腳一甩就從旁邊下來,我身體這樣拿著雙槓,我身體一仰,腳一抬起來,一放出去,整個人就可以在雙槓上面;然後可以玩蜻蜓點水,轉一圈兩隻腳就跨在雙槓上,雙槓上很多姿勢的。

  你們看體操,奧林匹克體操,單槓也是一樣,大車輪是手這樣子抓著旋轉,手這邊有帶子綁住讓他不會脫離開身體,可以大車輪旋轉;小車輪是用單槓在後面,用自己的(手肘內彎)勾勾住單槓旋轉,這是小車輪;以前我玩單槓的時候,抓住單槓一挺身一個姿勢一抓人就上了,然後再上去搖擺一下,人就站在單槓上面,兩隻腳伸開,一隻腳勾住單槓就開始旋轉。

  我能夠做很多的動作的,你說現在還能做嗎?現在已經不能做了,我以前拉單槓,小學的時候拉單槓,每個同學一跳上去抓住單槓,每一個都做十幾下,師尊能夠做二十幾下,然後那個竹竿,每天下課就是爬竹竿,爬爬爬,爬到最頂上拍一下,然後就讓他滑下來,我們都做過了,現在你還能夠爬竹竿嗎?我曾經跟明宜法師講:「你做一下單槓給我看,我給你一萬美金。」你能不能做到?做不到,一下都做不到,如果你給我一萬塊美金,做一下,我馬上去做給你,我還是可以的,抓住單槓上來,緊緊這樣拉上來,還是可以的。我每天練伏地挺身30下,以前我做伏地挺身,做仰臥起坐,做很多下的,所以老跟病真的是很殘忍的一件事。

  師尊已經很好了,現在還是有muscle的,以前有一張70歲的時候,有muscle的照片,當場脫衣服露出胸肌,大家看了全部驚叫,70歲!現在每天也是在練,然後我要把自己的肚子,我年輕的時候是六塊肌,現在是三塊肌,二塊小的一塊大的,要把一塊大的又變成四個小的,那才叫六塊肌。所以在我的畫室裡面,莉莉法師給我一個運動器材,兩隻腳伸在那個上面,然後腳要提起來下去,用腹部的力量提起來再下去,提起來下去,練腹部的,到現在還在練。還好師尊有修行,所以是無漏尊者,稍微跟大家不同,大家要注重自己的身體健康,然後才能夠修行,沒有健康的身體,要修行就比較難。那時候只能夠用念頭,用觀想,用念頭觀想跟用嘴巴持咒,這是講觀世音菩薩的。

  我們再談一下《道果》吧。

  如是覺受雖付諸任意並作保認、然未能生起無過失,靜慮之毒所知障未拔除時,藉由勤修,作境現空雙運之故,先於後得位中保認體性,如鏡中影像等,後略鬆緩勤修造作,作串習保認,是不可能不生無過。
  若識未成昭空雙運,居略高之宅舍,扼身等要訣,眼適量半閉,所謂「昭、是心之性相,空、是心之自性,不造作、是心之體性」,了知方便智慧無二雙運,若保認任意,不可能不生無過昭空。
  若身未成樂空雙運,失修,藉緣而覓求,加享受用,或秘密雙運任一,則生最勝空樂;以此拔除靜慮之八毒。又,依據無過本身,於無過失中不轉變,一切覺受中保認任意,是大要。

  這一段還是在解釋我們講過的現空雙運、另外還有昭空雙運、還有樂空雙運。什麼是現空雙運,上回已經講過,就是說專注一樣讓它出現,例如我們專注觀世音菩薩,這尊,它出現了觀世音菩薩,我們在念頭中有觀世音菩薩,就是現,觀世音菩薩消失掉了,什麼都沒有的時候,就叫空;那個時候就是說,有念在觀音,無念就是空,這是二個一起雙運的,修行本來就是這樣子。你要進入禪定的時候,一定是這個樣子,我們集中在一樣上面,讓念頭不要變動,事實上會不會變動,變動就是過失,你的念頭只有第一個現,就是觀世音菩薩,然後觀世音菩薩消失掉的時候,就是空;如果有其他的念頭進來,就是過失,這是現空雙運。

  一個是昭空雙運,就是光明跟空性二個東西,像師尊注意香枝上面紅色的點,然後這個光是紅色的光,會顯現在你面前,這個光出現了,光不見了就變成空,當有雜念進來的時候,你馬上變成又專注這個紅色的光,這叫做昭空雙運。

  再來是樂空雙運,當你在禪定當中,你專注在你的氣在你的中脈上面移動,那時候會產生樂一種快樂,因為氣摩擦你的中脈,拙火摩擦你的中脈,明點摩擦你的中脈,都會產生樂,專注在樂上面,然後樂消失掉了,就是空,有雜念進來的時候,你又專注在樂上面,這叫做樂空雙運。

不造作是心的體性

  這裡提到三種雙運,就是這個意思,它有特別提到所謂昭,是心的性向,heart的性向,心指的並不是心臟,而是光明是你心的性向。空,是心的自性,不造作順其自然是心的體性,他特別講體性自性跟性向,光明是一種性向,空是自性,不造作是心的體性,了知方便智慧無二雙運。所以所謂的雙身佛,男的行者就代表方便,女的行者代表智慧,這是一種雙運。

  如果你的身體沒有得到樂空雙運,失修,藉緣而覓求,加享受用,或秘密雙運任一任何一種,則會生最勝空樂,以此拔除靜慮之八毒。用樂空雙運可以除掉八種毒,所謂八種毒是什麼樣子,我們所知道的毒就是貪嗔癡疑慢稱為五毒,還有就是昏沉睡著了,也是一種毒,還有就是掉舉精神太旺盛也是一種毒,七種毒,再加上另外一種毒。

  什麼是靜慮之八毒?靜慮就是禪定,師尊已經講了很多禪定的方法,你要如何進入禪定,要進入禪定必須要用種種的方法,修行要用種種的方法,才能夠進入禪定。禪定是很重要的,因為禪定的定字,就是不移掉,不會移,念頭就不動了,這就叫定;當你完全定在一個地方的話,就是一心不亂了,一心不亂的時候最能夠產生智慧;智慧跟禪定也是互相,由禪定產生智慧,又由智慧產生禪定,彼此也是雙運的,禪定是一種方便,智慧就等於是心,所以應該講起來是這樣子的。

禪定中無過失 一切覺受自然任意最重要

  又,依據無過本身,你如果在禪定中沒有過失,於無過失中不轉變,你在沒有過失當中又沒有轉變,一切覺受中保認任意,是大要,那個時候你就不用造作的意思。保認任意的意思就是說,你不要造作,你不用你的意念去動你的意念。我們有時候是造作,看到人家來了,我們就趕快打坐,那是你用你的意念,已經在用你的意念。所以隨時隨地都在禪定之中,所以佛陀講你修行真正成就了,隨時隨地都在禪定之中。

  這是一個笑話。那一年的迎新晚會,搖滾樂隊上台表演,我的朋友是彈電吉他的,靈魂有一個字叫做soul,他在solo的時候,抖的比雞頭還誇張,肢體語言極其豐富表情非常盡漓,最後他還把電吉他扔在地上,這時真是high爆全場,完全不按彩排的來,可說是超常的發揮,大家叫他再來一次,他回答沒辦法,剛剛是電吉他漏電。大家以為他在表演,No,不是,他是觸電,如果是這樣子任意的表演,他在表演的時候非常的逼真,畢竟是他本人的造作,其實那個表演不是他本人去表演的,而是被電到了,這二者之間是有差別的。

  其實禪定到最後,變的非常隨適,而不是說我現在要禪定,不是;你只要很輕鬆的腳一盤,很輕鬆的專注一樣東西,然後就入定了,可以讓它隨意,這樣子是最好的。按照它所講的,或者一般來講,你專注在你的快樂上面,本身的樂上面,然後自然讓它隨意就可以,它這裡有幾個字,一切覺受中保認任意,是大要。其實是,一切的覺受很自然很重要,它是這樣子講。

  從前從前,有一隻狐狸努力的修練了一百年,終於變成狐狸精,從前從前,有一隻雞努力的修練了一百年,終於變成雞精,所以是不一樣的。狐狸精跟雞精當然是不同,雞精是給人家喝的,狐狸精真的是修行出來的,我們不是講人的狐狸精,而是講真正的狐在修行,成為狐仙,所以這二者是不同的。在道果裡面,翻來覆去講禪定,一個是真正在禪定,一個是不一樣的,二者是不同的,所以要分辨出來。

  小孩子不理會媽媽的呼喚,並不是專注力的問題,而是在孩子心中,永遠藏著這句話:「媽媽叫我絕對沒有好事。」

  這又是慧君想講的話,慧君說:「莫非空氣中有營養,不然怎麼呼吸就會胖呢?」慧君上師啊,她說:「奇怪啊,我已經吃很少了,為什麼還會胖?」其實不是空氣有營養,而是她一有空就吃零食,慧君是一有空就吃零食,她吃飯吃很少。像我們以前人家供餐,她就故意點一點麵或是單單幾樣東西,她吃了就是,但是她忘掉了,她每一次坐下來做事情的時候,一手拿食物入嘴巴一直下去欸,不是空氣中有什麼營養,而是她吃零食吃太多。然後只要一談到慧君,慧君就會指蓮碤,她逼我,奇怪,我對蓮碤比較沒有興趣。
我們修行真的要有料,我們修出東西出來,懂得裡面的意思,師尊是這樣子,師尊是修過,這種我已經修過;第二個再加上我腦海裡面有伏藏,蓮華生大士把伏藏放在我腦海裡面,所以我看到道果我就知道畢瓦巴在講什麼,我就了解。你如果沒有蓮華生大士的伏藏,自己也沒有修過,你要來講解這個,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,是很難的。

  客人來到家裡,媽媽就跟小明小聲說話,要他傳話給爸爸,爸爸就大聲講:「你有什麼話就大聲講,在客人面前耳語是最不禮貌的。」這時候小明就大聲講:「媽媽說,你不要留客人在家裡吃飯,因為我們飯不夠多。」這裡面有佛法,所以就是要有料,跟大家講,你要有料,隨時可以給眾生,你沒有料坐在這裡,人家要你解釋,你也沒有辦法。

  有一個年輕人對大師講:「大師,我女朋友跟我分手了,我好難過,我覺得這整個世界都拋棄了我。」這位大師很嚴厲的跟他講:「你給我振作起來清醒一點,別那麼傻,告訴你,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需要過你,聽清楚嗎?」這大師講的倒是真話。

不修不得關誰鳥事

  上回有一個笑話是這樣子,有一個人去問大師:「大師,我女朋友跟我分手了,我好難過,我覺得整個世界都拋棄了我。」那位大師就把年輕人的手拉住,走出廟外,去看空中在飛的鳥,那年輕人就說:「我明白了,我必須要像鳥一樣自在。」大師說:「你錯了,關我什麼鳥事。」沒有錯啊,今天有人講說,我跟所有的人不合,我不修行了,我離開真佛宗,他以為這樣子,師尊就會去求他:「你要回來喔,你要趕快回來喔。」關我什麼鳥事!

  修行是每個人自己的事情,是你不想到西方極樂世界,不想成佛,不想到更好的境界去,是你自己虧待自己,跟我有什麼關係;我又不能帶你到西方極樂世界去,我代你修行,行嗎?是你自己的事欸,你至少要修行修好啊。還有人講說,師尊,我將來離開的時候,你一定要來接引我,是沒有錯,你的福德資糧在哪裡?你累積的修行資糧在哪裡?你累積了福德資糧,我自然能夠帶你,你如果沒有福德資糧,你的修行資糧也不夠,怎麼帶啊?密教還有一個中陰遷識,到時候師尊來接引你,教你幾句咒語,你念了那幾句咒語,還可以往生,那倒是真的;但是你也要有福德資糧,否則業力拉住你,你連飛都飛不起來,業力太重了,真的也拉不起來。

  所以很多人跟師尊講:「我已經沒有道心了,我離開真佛宗了,我不做修行的功夫。」他以為師尊一定會追出來,把他拉回去,求他趕快還是要在真佛宗裡面。不會的,你走就走吧,真的,帶你出去看鳥,真的!我們要忘掉很多事情,人生一輩子就是一張紙,真的是一張紙:出生也要有一張出生紙;畢業的時候也是一張畢業證書;結婚的時候,婚姻也是一張紙,結婚證書啊;做官也是一張紙,給你一張證書;金錢也是一張紙;榮譽也是一張紙,榮譽獎狀;看病的時候,還要填一張紙;等你死了,死亡證明書也是一張紙;看穿了這些紙,把這些紙全部燒掉,忘掉這些紙,你才能夠往生佛國淨土,什麼都沒有用的。

  師尊雖然對錢有執著,存了那些錢,畢竟還是要給眾生,也不珍惜那些紙。十點了,好,最後一個笑話。上次跟同學出去玩,因為人太多,就搭二台計程車,我在前面帶路,他們在後面那台車,上車以後我跟司機大哥說:「司機大哥,後面有人跟著我們。」結果過了一下子,發現後面的計程車不見了,我問司機大哥說:「後面的計程車呢?」只見司機大哥很嚴肅的說:「放心,已經把他甩掉了。」

禪定緊鬆之間亦隨意

  這就是錯覺,司機以為後面有人跟著我們,要把他甩掉,其實是讓他跟車,是話不清楚就會錯掉,所以我們學佛學《道果》也是一樣的,絕對不能有錯覺。有人跟我講他已經開悟了,很多人跟我講他已經開悟了,然後再來呢?他又執著什麼?他來跟我講:「師尊我已經開悟了,我這次來是要求師尊,是要得到更高的職位,很多人爭取,請師尊幫我得到更高的職位。」這就是執著,你已經開悟了,你就會變成像禪定一樣,讓它隨意,得也好不得也好,這才叫開悟,得與不得這才叫開悟。

  你執著我一定要得到這個職位,那就是沒有開悟,你盡力去做,沒有得也無所謂,這是開悟的,開悟跟不開悟就是差那麼一點點,不要錯覺不要錯悟,開悟不是錯悟!有人講說我已經開悟了,但是我堅決不度眾生,開悟了不度眾生,不是讓你度就度啊,對不對?我們以菩薩的心腸,度跟不度都是隨緣,隨緣才是開悟,禪定也是一樣要隨緣,一樣的,不能說我一定要禪定,一定要入禪定,那就是執著。按照規矩來學,輕輕鬆鬆的,不覺得困難,雖然有很多的過失,但是你讓它隨意,總之在緊張跟放鬆之間,你讓它任意,那才是真正的悟境,一種開悟的境界。

  得也好不得也好,無得無失,所以文殊師利菩薩講一句話,舍利弗問文殊師利菩薩:「涅槃是什麼境界?」文殊師利菩薩跟舍利弗講:「涅槃只是一個名詞,在涅槃之中是不知道有涅槃的。」這是文殊師利菩薩所講的話。舍利弗非常讚嘆文殊師利菩薩所講的話,因為只有文殊師利菩薩能夠講出,進入涅槃其實就是沒有涅槃,因為沒有涅槃才是涅槃,這是金剛經裡面所講的最高的智慧。

  很多事情不要以為說,開悟了,但是你的表現是完全沒有開悟的。像以前有一個開悟的,很生氣的要求德輝上師,給我一張西雅圖雷藏寺聘請我的那張證書,執著的要,一直要拿到這張美國的宗教簽證。德輝上師說,不可以的,現在美國的宗教簽證不是這樣子拿的,早就改變了。他就是不服,一定要一定要一定要一定要,這是什麼開悟啊,笑死人了,真的是帶她出去看鳥,不關德輝的事啊!我還是跟德輝講說,你給她吧,真的德輝上師就簽了一份聘請她到西雅圖雷藏寺的文件。她拿那份去簽證,美國海關給她判定,永遠不准進入美國,她又怪回來說,我們要求宗教簽證,怪德輝上師給她那份聘書,怪我們這些多嘴,害她不能進美國,怪來怪去,怪的是誰啊,她應該要怪自己,還怪誰?當初怒目相向要求要一張聘書,那個叫開悟?開悟的人是這樣子,隨順眾生,一點也不勉強,得跟不得什麼也沒有,勉強就是一種過失。

  嗡瑪尼唄咪吽。

贊助真佛報
前往贊助真佛報前往贊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