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域去來

文/蓮花仁和


  2019年9月初隨旅行團去了一趟西藏,對於西藏有一些見聞,西藏又稱雪域、圖博,古稱吐蕃(音土播),一直給世人神祕的感覺,神秘的雪山、神秘的聖湖、神秘的藏密寺院、神秘的活佛轉世、神祕的人,還有一些神秘的傳說,本文就此次的旅遊見聞和大家分享。

  前一年曾經造訪稻城、亞丁,香格里拉環線,對於高原反應已經有經驗,香格里拉的行程,啟程從海拔六百米的成都搭車往三千九百米的四姑娘山,由低慢慢往上走,人體有調適的時間。但此次西藏的行程,則由重慶搭機直接降落在海拔三千七百米的拉薩機場,出了機艙馬上感受到高原的低氣壓所帶來的不適,只是初來乍到,體內的氧量還足夠應付,高原反應還沒馬上顯現出來,真正的挑戰在第二天。

  第二天,我們的巴士沿著雅魯藏布江往南邊日喀則的方向走,車上導遊開始和我們述說關於西藏的一些傳說。與其說,文成公主是把佛法帶進西藏的第一人;不如說,文成公主是西藏文化的啟蒙者,文成公主不僅把佛法佛像(12歲佛陀等身像)帶進西藏,更帶來了中原的文化禮儀、醫藥、農業,讓鴻蒙未開的藏地,注入新的活力。

  第一站,來到羊卓雍措(措,藏語是湖的意思,羊卓雍措即天鵝湖),是西藏三大聖湖中第二大湖,海拔4677米,湖的形狀像珊瑚枝一樣,因此又稱珊瑚湖,是藏南最大的水鳥棲地,天鵝、水鴿、黃鴨、魚鷹及斑頭雁等非常多。

  我們到達時天空下著細雨,雲霧繚繞有點冷,藏民在馬路旁擺放獒犬,供遊客照相,也有藏民在湖邊放犛牛,讓遊客騎在牛背上拍照,一次約20元人民幣,那些獒犬看似兇狠,其實笨笨的,主人沒有命令,不會咬人;而騎在犛牛背上照相,也是人生難得有趣的體驗。

  第二站,來到卡若拉冰川下面,遠眺冰川,冰川的山口海拔5600米,而觀賞的地點海拔5030米,這樣的高度一下車馬上感受到高原反應的不適,頭暈、有點喘,團友們都有吃藥抵抗高原反應,而我則是靠寶瓶氣緩解不適。

  最後一站來到「白居寺」,這所寺院建於1418年,是第一世班禪所建,1962年被列為重點文物保護。白居寺藏語「班廓德慶」,意思是「吉祥大樂寺」,寺中有塔,塔中有寺,有西藏塔王之稱。

  措欽大殿〈三寶殿〉供奉過去燃燈佛、現在釋迦牟尼佛、未來彌勒佛,偏殿供奉五方佛、及其他的菩薩、空行母、護法,其中有一個殿供奉西藏三聖王─松贊幹布、赤松德贊及赤熱巴幾。此後,在其它的寺院也都有見到供奉三聖王像,可見藏人對三聖王多麼崇敬!

  這所寺院有幾個特色:1、薩迦派、格魯派和噶當派同時融合在一起。聽說剛開始彼此並不相容,後來僧人們改變心態,彼此欣賞優點,才能相安。2、白居塔,又稱十萬佛塔,裡面很多樓層,很多屋子,供奉無數佛像,佛像的創作年代不同,風格也不同,就像藏傳佛像的藝術博物館,如果要一個一個屋子看,就像看敦煌莫高窟一樣,只是我們時間不夠不能一一去參禮。

  1904年英軍曾經入侵西藏,到達白居寺,英軍見銅像金光閃閃,以為是金子做的,劈下一塊運回英國。
黃昏時,我們到達日喀則,日喀則自古以來一向是班禪喇嘛的駐錫地,這裡有豐富的人文文化。


  第三天上午參訪「扎什倫布寺」,扎什倫布寺是第一世達賴喇嘛於1447年建立,背靠尼色日山,龍虎二砂旗鼓相當,此後即為班禪的駐錫地。「扎什倫布」藏語是吉祥須彌山的意思,與拉薩哲蚌寺、色拉寺、甘丹寺、青海塔爾寺和甘肅省南部的拉卜楞寺,並列為格魯派六大寺廟。廟的後山有許多山洞,是僧人閉關的地方。該寺有四個特色:

  1. 全世界最大的室內彌勒佛像,建於1914年,高26.2米,用了23萬金黃銅,279公斤黃金,佛像眉心裝置一顆超大鑽石,佛冠鑲嵌許多紅寶石、綠寶石、松耳石、貓眼石、珊瑚、珍珠、天珠等,由於不能拍照,大家只能想像。
  2. 第四世班禪銀塔,所有班禪當中以四世班禪最有威望。
  3. 五、六、七、八世班禪合葬塔。
  4. 十世班禪全身舍利塔,由中國官方出資六千多萬人民幣興建。

  1948年中共揮軍西藏,破壞藏人的信仰習俗,屠殺大量藏人,達賴喇嘛選擇帶領藏人逃亡印度達蘭沙拉,而班禪喇嘛則留在西藏與中共周旋,盡力保護西藏佛法。後來他看到中共到處破壞佛寺,文化大革命時期,扎什倫布寺五至八世合葬塔及九世班禪靈骨塔被紅衛兵破壞,幾乎所有的寺廟都遭浩劫,班禪曾經上七萬言書給當時的毛澤東,為藏民力爭,但不被毛澤東所接受,並且被打入右派入獄。

  獄中的班禪並不氣餒,努力修法祈禱,他最在意的是保護西藏文化傳統,並修護靈骨塔。他出獄時已經換成鄧小平主政,並大力推動改革開放,在其力爭之下,中央終於答應出資修護被破壞的靈骨塔,1989年落成時舉行萬人的灌頂傳法大法會,法會結束後沒多久就圓寂了。

  扎什倫布寺參訪結束後搭火車回拉薩,西藏旅遊最讓人厭煩的就是到處要安全檢查,搭火車要安檢,進寺廟也要安檢,遊覽車開在路上也會被攔下來安全人員上車一個個點名檢查。

  回到拉薩之後參訪「色拉寺」,色拉藏語的意思是長滿玫瑰的地方。相傳宗喀巴大師來到這裡時,不時聽到馬叫聲,找了很久,後來發現聲音從地裡發出來,挖開裡面找到一尊馬頭明王雕像,於是在這裡建立寺廟。

  至今這尊馬頭明王像依然供奉在色拉寺裡,我們到達的時期正是藏人的「雪頓節」,在這個節慶日裡,藏人親族會聚在一起舉辦康樂活動,也會到廟裡拜拜祈福,而寺廟裡的僧人會把大唐卡拿出來曬太陽,所以又有曬佛節之稱。因此,今天有很多藏人來排隊禮拜馬頭明王。

  色拉寺有藏區著名的佛學院,每天下午舉辦辯經活動,只見百多位僧人熱鬧的辯論,三人一組,提問者站立,被問者坐著,中間站著裁判,答對了給拍掌,錯了反手拍掌,色拉寺的格西學位是藏區最高等級,能夠拿到色拉寺格西學位,等於獲得大喇嘛的認證,色拉寺最多的時候有7700名僧人,現在也有700名僧人。

  第四天上午來到著名的「大昭寺」,大昭寺可以說是西藏佛教信仰的起源,有許多傳奇故事,裡面供奉著一尊12歲釋迦牟尼佛等身像,傳說是佛陀在世時親自加持,並且受記:「見此佛像,即同見佛」,一千多年來都是藏人信仰的中心。到處可見藏人,或個人或結伴,三步一跪來朝聖,就是為了禮拜這尊佛像。

  大昭寺建於七世紀,故事的起源應從當時的藏王松贊干布說起。松贊干布還小時他的父親是個部落首領,在一次的宴會中,不幸被另一個部落首領毒死,當時松贊干布才十三歲就繼承王位,後來他查出是誰害死他父親,於是起兵討伐報仇,殺了敵人,同時也併吞了該部落擴大版圖;之後,松贊干布陸續併吞了西藏各部落,成立吐蕃王國,當時的吐蕃王國大約就是現今五大藏區,勢力龐大足以和當時的大唐分庭抗禮。

  松贊干布統一吐蕃之後,發現藏人沒有文字,文化落後,過著很原始的生活,知道南方的尼泊爾和北方的大唐,有佛法的傳播,文化勝過吐蕃,於是命使者前往兩國求婚,並希望引進佛法及兩國的文化。

  起初唐太宗及尼泊爾王瞧不起吐蕃,不理會使者的要求,松贊干布受不了屈辱,於是興兵攻打兩國邊界,這一打嚇壞了唐太宗及尼泊爾王,於是唐太宗命文成公主和婚,帶來一個最重要的嫁妝─12歲釋迦牟尼佛等身像;而尼泊爾王命尺尊公主和婚,帶來8歲釋迦牟尼佛等身像當嫁妝。

  文成公主16歲銜父命前往吐蕃和婚,走了三年才到達吐蕃,文成公主入藏的路,今人稱為唐蕃古道。文成公主曾經學過堪輿,當她來到西藏之後,發現西藏的地形就像一個仰臥的羅剎女,必須在幾個重要地點蓋佛寺鎮煞,其中羅剎女的胸部兩側各建一寺,分別是大昭寺與小昭寺,大昭寺鎮住心臟部位,供奉尺尊公主帶來的8歲佛陀等身像,而小昭寺則供奉文成公主帶來的12歲佛陀等身像。

  但,問題來了,尺尊公主在松贊干布的妃子中地位比文成公主大,她認為文成公主憑什麼叫她捐出佛像蓋廟?由於尺尊公主的杯葛,建寺不能順利進行。有一天,松贊干布帶尺尊公主去建寺地點看看走走,當他們到達時,松贊干布請尺尊公主取下手中的鐲子,尺尊公主把鐲子遞給松贊干布,松贊干布拿著鐲子向虛空許願:此地如果是建寺地點,當化千朵蓮。說完把鐲子往前拋出,霎時,地面上化出無數蓮花,尺尊公主這才相信。

  建寺的過程充滿挫折,由於是沼澤地不容易建寺,聰明的文成公主想到一個辦法,命人用羊揹土從遠處運土過來填地,「羊揹土」藏語就是「拉薩」,拉薩地名也由此開始。另一個問題,早上建好,下午倒塌;今天建好,明天倒塌,調查的結果,原因出在藏民普遍信仰笨波教,不能接受佛教,暗中搞破壞。文成公主面對這樣的局面,採取懷柔策略,對附近地藏民施於小惠,藏民拿了文成公主的禮物,不好意思再反對破壞,反而幫助把廟建好。

  大昭寺的建築用了九根沉香木,這九根沉香木從數千里之外的南印度,如何才能運到拉薩,也是匪夷所思!經過了一千三百多年至今依然完好,那些朝聖的藏民,三五成群從遠地而來,三步一跪,有人不耐飢寒或生病,路途中去世,他的同伴便敲下他的一顆牙齒,來到大昭寺時,就把牙齒塞進沉香木的縫穴裡,以表人雖未到,但心已到。

  大昭寺原先供奉尼泊爾尺尊宮主帶來的8歲佛陀等身像,但為何卻又變成供奉文成公主帶來的12歲佛陀等身像呢?原因是大昭寺建好數十年後,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都去世了,大唐也換成武則天當政,武則天霸道,想要取回12歲佛陀等身像,於是派出軍隊來到西藏小昭寺不由分說強行帶走佛像,由於大唐是上國,西藏臣民不敢反抗,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尊佛像被運出。

  但神蹟發生,大唐的軍隊才走20里,就拉不動這尊佛像,而且發現只能後退不能前進,唐軍只好往後運回拉薩,就近安置在大昭寺。藏人害怕武則天又派人來奪,於是把佛像藏在寺廟後的山洞裡,並把洞口封住,後人稱此為「藏佛洞」,直到大唐再派金城公主來和婚,金城公主才命人把12歲佛陀等身像取出,直接供奉在大昭寺,而8歲佛陀等身像則運到小昭寺供奉。

  大昭寺有一個院子,人稱死院,相傳朗達瑪王滅佛時,命寺中僧人屠牛破戒,有一個攝政王看不慣朗達瑪王的作為,就在這個院子裡以金剛杵刺殺朗達瑪王。

  我們到達大昭寺時人潮洶湧,見到大殿前兩側無數藏民虔誠地做五體投地大禮拜,這一幕令人印象深刻,也令人深深感動,不論環境多麼惡劣,藏人向佛的心千百年來不變。更多的藏民排隊只為瞻仰禮拜佛陀,許多人買了金箔可以進入佛像前給佛像貼金。

  大昭寺除了這尊12歲佛陀等身像,還供奉許多殿供奉其他佛菩薩護法,1300多年的古剎,中國政府極力保護,安檢非常嚴格,裡面到處可見到便衣安全人員。

  這幾天走訪的寺院發現廟前都有一對「維薩爐」立在廟前兩側,功用是燒煙供,以前曾經拜訪過內蒙及香格里拉環線密宗寺院,廟前沒有「維薩爐」,這是比較不同的地方。

  晚上到文成公主廣場觀賞500人演出的大型歌舞劇,歌劇內容呈現當年文成公主出嫁吐蕃和婚的歷史盛況,有唐太宗當朝文武百官分列兩旁的磅礡氣勢;有松贊干布遣使求婚的意氣風發;有文成公主承命不屈不撓完成使命的堅定毅力;更有勇士奔馬的壯觀場面。許多人看完歌劇,想到文成公主當年才16歲,就離鄉背井遠嫁西藏,從此一去不回頭,再也見不到故鄉父母親眷,都被文成公主那種奉獻犧牲的偉大情懷深深感動!

詩一首讚嘆文成公主:

此去故國一萬里  露宿餐風路多崎
回首眷緣思滿懷  情繫兩國暗淚滴
身負皇旨回無路  一心化蠻奠佛基
雪域從此脫鴻蒙  文成公主功第一

  參訪完大昭寺,接下來繼續參訪舉世聞名的「布達拉宮」,布達拉宮建於七世紀,和大昭寺同一個時期,當時松贊干布為了文成公主和尺尊公主而建,朗達瑪王滅佛之後數百年都沒整修,直到十七世紀五世達賴才重建,此後即為歷代達賴喇嘛的政教中心。主體建築分為白宮和紅宮,高115米,13層,1267個房間〈外傳上萬個房間那是訛傳〉,裡面珍藏大量寶物,佛像、壁畫、經典等,是個博物館,不僅被列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,也被列為《世界文化遺產名錄》,這裡不僅有最高的安檢,還每天限量遊客。

  布達拉宮前面有一座湖,我們到達時天氣晴朗,微風徐徐,湖岸柳枝隨風搖曳,湖面映照藍天白雲,魚兒不時躍出水面,彷彿在雲端裡戲弄雲波,而布達拉宮的美景則倒映入水中,這麼漂亮的景緻,手機照相瞬間捕捉,心靈觸動寫了一首詩:

碧柳隨風萬千縷 魚兒在天戲雲波
清鏡含攝布宮景 驚嘆瑤池落吐蕃

  當我們一群人來到布達拉宮底下,看到雄偉的建築,許多人心中不免涼了半截,海拔3800米的高原上,走路都會喘,這麼高爬得上去嗎?後來導遊帶我們慢慢走,登頂的路蜿蜒緩升,每走一段就休息一會兒,大夥最後都爬到上面參觀。

  我們很好奇,古代沒有鋼筋水泥,布達拉宮這麼高的建築,是怎麼建的?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會垮?導遊告訴我們,西藏的建築工法,採「打啊嘎」的方式,牆壁地板都非常堅硬,連砲彈也打不穿,尤其布達拉宮的牆壁厚達5米,採梯形建築,非常堅實,才能挺過這麼多年。

  我們參觀了歷任達賴的靈骨塔,每個靈骨塔都裝飾得美輪美奐,各種金銀珠寶,其中9世、10世、11世達賴都早夭,平均不到20歲。還有許多佛像,達賴辦公及休息的地方。

  由於5世達賴的貢獻最大,他的靈骨塔也最精美,關於5世達賴和6世達賴之間也有一些故事。5世達賴後期有近20年的時間都不見人影,不理政事,一切事務都由攝政王處理,人們問達賴哪裡去了?攝政王都回答:在閉關。十幾年之後,引起清廷的注意,於是派人來調查,攝政王才回答已經圓寂了。

  按照西藏的傳統必須尋找達賴靈童繼承王位,6世達賴被尋獲時已經16歲,而且有了女朋友,後來6世達賴一邊受法王教育,另一方面卻也經常寫情詩,一點也不像轉世活佛。康熙皇帝聽到這個消息,認為這當中有問題,於是派出御用相師千里迢迢來到拉薩給6世達賴看相,相師看完之後回去報告皇上,是大聖人之相。

  但是關於6世達賴的負面消息卻不停報到皇上那裡,有一次康熙皇帝率兵攻打噶爾丹時,又有6世達賴的壞消息傳到皇上那裡,由於距離不遠,康熙派人去押回達賴。就在押回的路途中,接近青海時,達賴支開旁人,獨自一人走入青海湖,從此消失不見。

  6世達賴的情詩流傳後世至今依然動人心弦,最後一天我們去參觀「納木措」〈天湖〉,回程經過海拔5190米的「那根拉」,那裏有個紀念碑,碑上刻著6世達賴倉央嘉措的情詩:「那一年,磕長頭匍匐在山路,不為覲見,只為貼著你的溫暖。那一世,轉山轉水轉佛塔,不為修來生,只為途中與你相見……。」

  西藏人的傳統婚姻制度超乎我們的想像之外,可能一夫一妻,也可能一夫多妻;可能幾個兄弟共有一個妻子,也可能幾個兄弟共有幾個妻子;最誇張的是,導遊告訴我們一個真實例子,有一次導遊遇見一位山裡下來的婦人,全身珠光寶氣,導遊與她聊天之後才知道,她一身的行頭是幾百年來祖先代代流傳下來的,價值數百萬元,她還告訴導遊,她擁有4、5百頭犛牛,還有「兩」個老公,這回下山是要找中藥商賣車上的冬蟲夏草,日子過得非常幸福。

  參訪完西藏心中有一些感觸,人們經常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別人,去改變別人,希望別人和自己一樣,於是把原本可以順利發展的事情搞得一團糟。就像6世達賴,如果旁人不要用異樣眼光看他,也許他會有另外一套方式弘法,一樣可以創造輝煌的佛教事業,不必年紀輕輕就離開世間。再看他們的婚姻制度,一個女人幾個老公,我們是否也要嘲笑孩子不知道跟誰生的?

  我們在西藏旅遊的時候,11世班禪正好也來到日喀則行宮,只是11世班禪的行動被中國政府嚴格監控,不是一個自由的人。雖然14世達賴喇嘛去國60年,西藏人對佛法的信仰依然虔誠,佛寺依在、佛法依在、僧侶依在,總有一天,西藏佛法會再造宗喀巴大師住世時的輝煌!

贊助真佛報
前往贊助真佛報前往贊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