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佛行者勇登帝王山 南湖大山群峰記

文/山行者


  記得在2018年5月,驚鴻一瞥看見真佛報的專欄『寄語娑婆』,有一篇:「百岳南湖大山」的詩詞。當時內心深處很是驚艷悸動,宗派內竟然也有師姐會去登百岳,且是有點挑戰難度的南湖大山。雖然因為天候因素而沒有登頂,但這已讓我刮目相看了!當時心想,如果可以認識她,或許有機會帶她去完登南湖群峰,因為我已去過不下十次了!

  誰知念頭才動,在因緣際會下,由蓮謀法師引薦,真的認識了這位師姐。她給了我很多百岳口袋名單,並說想要再完登南湖大山,於是我立馬申請入山入園證件,再邀約體力戰力都很勇猛的蓮謀與蓮歌兩位法師。尤其蓮謀法師老當益壯,雖已七十多歲,但精力依然旺盛,不輸年輕人,且爬了多座百岳峻嶺。

  南湖大山,是位於中央山脈的北一段,海拔3742公尺高,頂上立有一等三角點,有360度的遼闊視野。其山體凝厚雄偉,基盤廣大,素有帝王山的稱號。一般山友都要走4-5天,沿途會經過許多的陡坡斷崖、草原圈谷、拉繩攀岩…才能攻頂,是岳界高手都想要攀登的高峰!

  我們一行人準備了幾天的備用糧食,還有睡袋睡墊、鍋碗瓢盆、瓦斯爐具、冰斧冰爪、衛星電話、繩索裝備等…。下班當晚就驅車前往,開了近6個小時的車程,才在登山口的廟前,先克難式紮營一晚,以備明早的啟程。

  第一天要揹著重裝,陡上1000公尺,預計天黑前要趕到雲稜山屋。早上七點啟登,中午竟然開始飄雨,雨勢忽大忽小,我們穿上雨衣繼續往前爬,內外衣褲全都濕了,但沒有人想要撤退…終於在天黑前趕抵山屋。此刻屋內人聲鼎沸,已經有登山隊三十多人進駐,等待用餐。高山協作熟練的廚藝,正在烹煮晚餐,色香味撲鼻,令人垂涎三尺…不少山友,都會付費請協作幫揹搭伙兼嚮導。而我們真佛行者,只準備簡單的泡麵饅頭行動糧裹腹,睡袋食物都是自理;而我身經百戰對百岳的路況也相當熟悉,所以一切都自己來。

  由於南湖大山地形險要,是東北季風的第一道防線,易起刮風下雪,12月初就因冷氣團來襲,而下了一場大雪。於是,高山協作們就斬釘截鐵的告訴其隊員:入冬至今的南湖大山上積雪盈尺,尤其經過五岩峰時,更增加了不少攀登的危險性,若不小心滑下去,不是一命嗚呼,就是叫直升機救難…,即使有雪地裝備也無用武之地。嚇得登山客們都決定隔天只爬到半路——南湖北山就全部撤退。法師與同門聽了,都神情緊張的問我:那我們也該撤退吧?!但依照我的經驗判斷,很平靜的回道:「不用擔心,跟著我走就對了,我會評估路況,不會讓你們去冒險!」天亮時,所有登山客都揹輕裝上去,只有我們四人揹著重裝上山挑戰。這天的行程,本來預計是要上審馬陣山,經過審馬陣草原,到南湖北山,再攀爬五岩峰,再陡下碎石坡到南湖山屋。只是走到大草原時,看到山頭都被濃密的雲霧籠罩著,在冰風吹襲下,五岩峰實在不宜再冒然推進。

重裝上五岩峰稜脊


  因此我改變原先計畫,就帶大家到3200公尺高的審馬陣避難山屋住一晚,隔天看天候狀況再決定動向。當晚氣溫急遽下降,法師同門冷到難以入眠,但也都默念上師心咒,祈求師佛加持隔日能順利攀登!半夜起來,氣溫是零下5度,水源都結凍了,但夜空是滿天星斗,意謂著明日將是好天氣!天亮後,山風依舊特別寒冷,但所有的山頭都露臉了,我們歡呼的吶喊可以出征囉!整裝後出發,這天整個山頭只有我們幾個,經過南湖北山,要翻越極具障礙驚險的五岩峰,這是五座岩石峭壁的連峰,需要攀岩拉繩才能通過,耗費不少的體力。感恩有師尊大日如來的加持,陽光得以普照,積雪幾已融化,所以我們很安全的通過岩稜陡壁,在中午即已抵達南湖山屋。

攀登五岩峰

南湖山屋


  卸下重裝後,我們又馬不停蹄的換上輕裝續攻南湖主峰與東峰。一路上的風光美不勝收,南湖圈谷壯麗的景觀叫人振奮,圈谷還留有不少的殘雪,我們每人都吃了好幾口的高山天然銼冰,感覺特別清涼爽口。但是仍要賣力的陡上2公里路程,爬升400公尺的高度,還要攀岩走壁,手腳並用。雖是2公里路程,我們卻花了2個小時,筋疲力竭的才登頂南湖大山!這一刻,站在台灣最具代表性的五岳,有王者之稱的南湖大山,一切的辛苦都值得了!登頂的覺受,就像看到生命的一線曙光,感受到生命的精彩不凡成就感。

下切險峻南湖東峰

法師嘗冰塊


  此時更能體會師佛的開示:「行者若攀登最高峰,會發現渾然天成的大虛空,在絕頂之上,山河大地一般同。莊嚴的法身自然顯現,行者的收穫,融入在光明海中…」這時蓮謀法師,從背包取出揹了3天的真佛宗旗幟,與蓮歌法師將旗幡展現在中央山脈的第二高峰上隨風飄蕩。在歡欣鼓舞之下,蓮謀法師銳不可擋,更在冷冽的罡風下舞起金剛棍。而蓮歌法師,也在冷風颼颼的高山上跳躍,正是練寶瓶氣的好機會,讓身體生起煖熱,著實令人讚嘆!

登高融入光明海


  師尊講授道果有提到:「密咒乘最重要的緣起就是你這個身體——殊勝身,身體就是佛本身的壇城,當然殊勝!因此體格要非常的健全有氣力,不能衰敗枯萎,否則是有過失的。」所以我們密行者要力行性命雙修,修出金剛不壞身。接下來還有座東峰要完登,我們又快馬加鞭的趕赴東峰看夕陽,皇天不負苦心人,有志者事竟成,終於完登南湖大山群峰的四座百岳。大夥兒興高采烈地感恩,完成不可能的任務。

  這時天色漸晚,寒風又起,趕回山屋勢必很晚了!於是我選擇另一條捷徑,是直直陡下切的峭壁危崖,可以省下將近一個小時的回程。蓮謀法師往下一看,哇!嚇得手腳發軟說:「這是人可以爬的路嗎?」我穩定軍心的說:「可以的,這都是我曾經走過的路,只要踩穩踏點,手攀岩石即可。」在步步驚心小心翼翼過後,月亮已悄然升起,終於歷盡滄桑歸來,安然地回到山屋的懷抱!

南湖主峰圈谷


  在登山過程中,常會遇到不可預知的有形及無形的障礙風險。那就要考驗領隊當下是否要出征的判斷力。所謂山不轉路轉,路不轉人轉,人不轉心轉。因此行者更要訓練自己隨時觀想三根本放光加持迴向,逆境轉順境守護。心中有佛就不孤單不害怕,面對生死交關時,也會迎刃而解。有人問我為何如此熱愛爬山?我答:「其實我並不是很熱愛爬山,當初會去登山,只是遵從師尊的教示;現在去登山,幾乎都是應眾人之請而去的;但是從登山中,我終於瞭解師尊要告訴我為何去登山?…原來登山與修行無二無別呀!」

虹光自虛空降下

法師身後放白光照


  在南湖山屋養精蓄銳一晚後,因已完攻群峰,所以我又改變計畫,遂決定直接下山到登山口。我們心情格外輕鬆,沿途經行有說有笑的,也拍到許多不可思議的放光照片,一切功德都來自根本上師。走啊走,迢迢漫漫長路又揹負重裝下,趕了13個小時的山路,尤其夜晚摸黑陡下到人煙罕至的林道時,走到腳已不聽使喚了,大家更是哀爸叫母求師尊啊!好不容易看到登山口停車處,有股置之死地而後生,就像到達彼岸般的解脫。

  雖然登高,上下古今皆相同,又是風雨又雪冷,順風逆風吹來,雲飄忽西東,山頂罡風又一番狂襲著。但要如何將真佛宗寶幡豎立於巔峰的帝王山,就看聖弟子大展鴻圖的領征,及法師奮力的開展旗幟,終於登峰造極,旗正飄飄大放異彩在南湖山巔。此行共花了4天4夜雖累猶榮,充電之感充塞身心靈,終於劃下完美的句點。

贊助真佛報
前往贊助真佛報前往贊助